熱點文章
最新發表
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校友之家 -> 校友之聲 -> 正文
校友之聲
沙市三中真的即將消失了嗎?
作者/來源:胡高清  發表:2013-03-29  瀏覽:
  家綿昨天發給我一短信:“又回了一次沙市。岳父去世,返鄉奔喪。沙市三中據說要整體搬遷,騰地搗鼓房地產,嗚呼,學之不講,德將不修,真是前不見古人,后愧對來者啊——無知無畏,我是流氓我怕誰?!”又補充:“從徐家花園到童家花園到沙市三中已經380多年。明國末年國防部長楊嗣昌自盡于此。五十年代學校仍然是亭臺樓榭小橋流水,綠蔭夾道教舍幢幢,很是美麗,書香氣十分濃郁。學校旁邊有圣公會教堂,有洋房數棟,雅致之極。1957年之后至1958年大躍進大辦鋼鐵期間,斯文掃盡,漸顯敗相。”——家綿的短信憂心如火,流露出他強烈的無奈和憤怒。

  看了家綿的短信,我無限悵然,當即拿起手機撥通了沙市中學黃煒校長的電話。黃煒說:“這件事情是政府下決心要辦的,看來已經要成為事實了吧。”看來黃煒校長也很無奈,我無語了。

  真是巧了,當時,我剛下課,上課的時候,我講評作文《心中的島嶼》,我就無奈而憤怒地對學生說過:“現在,一切都變成了資源。好的山變成了旅游資源,好的水變成了水利資源,好的土地變成了房產資源,所謂資源,就是金錢的來源啊!當我看到我們校園外面的大黑山上有那么多混凝土泵車伸著長長的手臂忙忙碌碌的時候,當我看到那些龐大的推土機在那里挖山不止的時候,當我看到那些丑陋的房子突然之間遮住了美麗的大黑山的時候,我的心里真的很痛!同學們,我們校園門前的櫻桃園馬上也會消失了,因為櫻桃園已經被房地產商買去了!殊不知,房子,幾個月的功夫就可以建成,而這些櫻桃樹,卻需要幾十年上百年才可以長成啊!”

  而現在,美麗的沙市三中,不久的將來,也將從我們的視線徹底消失了……家綿和我說的“沙市三中”,即現在的沙市中學。不過,我們這一代人更愿意稱呼她為沙市三中——我們這些人都有很深的“三中”情結。因為,沙市三中自從1941年建校以來,在江漢平原乃至全國教育界都赫赫有名——沙市三中是藏龍臥虎之地,她師資雄厚學子優秀(僅僅培養的國家院士就有五位),是荊州地區無數學子夢寐以求的圓夢之所。雖然沙市三中后來更名為沙市中學,但是,多年以來,我們提到自己的學校,還是愿意說“我們沙市三中”。

  在沙市三中生活過的師生都知道學校有一座教學樓叫“習坎樓”,于是,我們也習慣把沙市三中校園親切地稱呼為“習坎園”。不過,為什么把教學樓命名為“習坎”,我一直并沒有追問,以為那意思就是“學習的道路很坎坷”吧?一直到2001年沙市三中60周年校慶的時候,讀到我的同仁和朋友蕭前棟的文章《“習坎樓”得名之我見——謹以此文獻給我的母校沙市三中》,我才知道這個名字的由來。前棟兄的文章全文如下——

  沙市三中建校已整整60年了.我在沙市三中學習和工作近40年,和千萬個三中學子一樣,我深深地熱愛著我的母校:歲月的流逝沖不淡我們對“習坎樓”的眷戀,空間的轉移也隔不開我們對“習坎樓”的深情。“習坎”二字早成了沙市三中的代名詞,我們也常以沙市三中之魂——“習坎精神”來自勵、自許。

  “習坎樓”是沙市三中辦公樓之專稱,原辦公樓是一座工字型、南北向的兩層磚木結構的樓房,其辦公樓被時任校長的汪奠基先生題名為“習坎樓”。汪奠基先生工數學,精《周易》,自此,雖舊辦公樓早已不在,新辦公樓兩次變易,但“習坎樓”作為沙市三中教師的辦公樓的專名就一直沿用至今了。

  汪奠基校長何以以“習坎”二字命名學校辦公樓,校史一直語焉不詳。后校內雖有幾次解釋,總覺不甚暢達。我因窘于他人發問,也曾查閱過一些書,自覺較以前明白些。現值母校60年校慶,“習坎”二字,必又成熱點。因難舍母校情,故不揣淺陋,對“習坎樓”命名之因試釋如下。謬誤之處,敬請方家指正。

  “習坎”二字,原見于《周易·上經》第29卦“坎卦”卦辭。“坎卦”卦爻辭中5次出現“習坎”二字以釋卦象。“習”為重(chóng)字講,復卦“坎卦”由單卦“坎”兩次重疊而成,也就是坎上加坎,所以叫習坎。除此外,在卦爻辭中,還兩次出現“坎坎”疊用,可見,《周易》是很重視“坎上加坎”這一卦象的。“習坎樓”之得名,緣于《周易》大概是沒問題的。

  問題是汪奠基校長為什么要用《周易》中“坎卦”卦辭“習坎”來為樓命名呢?我覺得原因大概有三:

  一是沙市三中的地勢及校園原教學建筑物布局特征有關;二是和中國傳統文化及知識分子對水的特有認識和感情有關;三是和《周易》經傳哲理對“坎卦”的闡釋有關。

  一、沙市三中的地勢和教學建筑物布局特征。

  沙市三中離母親河長江很近,步行10多分鐘即到江邊,近水,地勢低。校園內多水井,大小有6個之多。其中一大水井之水清洌甘甜,專供全校師生飲食之用。三中校園原布局為南北向,大門在南,校園教學建筑物由南向北依次為:南,校三館(東:生化實驗館、物理實驗館;西,圖書館);中部有┗┛型教室16間,一橫8間,兩豎各4間,中間懷抱東西兩舞池,后改為籃、排球場;再向北就是教師辦公樓了,辦公樓后是一片低洼草地操場,直至60年代初暑假里,后操場草可深達1米多。就學校教與學的建筑物而言,辦公樓就屬于校園最北邊的了。

  那時校園地勢低,雨稍一下大,地面就積水,濕漉漉的。后來不斷地運土填地,前后十多年數次估計共填了兩尺多厚,才是今天校園的實際。因此,學校近水,低濕,校園居江之北,而辦公樓又居校園之北,就成了一顯著特征,這就恰巧暗合了《周易》“坎卦”的象征義。坎上加坎——“習坎”了。“坎”象征“水”,可引伸為“低陷”、為“陷”、為“憂慮”,方位為“北”,四季為“冬”等。當然不僅是這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對居住之處庭院建筑陰陽五行是非常講究的,通曉《易》理的汪奠基校長又怎么會不注意三中校園的辦公樓之特征呢?

  二、“水”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非常有地位,受推崇的。

  老子于自然界萬事萬物中最贊美“水”,認為“水德”是近于“道”的,《道德經》第八章云:“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水滋潤萬物而不爭,柔且甘居最低洼卑下之處,君子應如此。

  孔子在答弟子子貢問水“君子之所以見大水必觀焉者,是何?”中,也以水之“德、義、道、勇、法、正、察、善化及志”等描述了他理想中的具有崇高人格的君子形象,告訴弟子“是故君子見大水必觀焉。”(《荀子·宥坐》)且說:“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論語·雍也第六》)。

  中國知識分子是津津樂道“水”的,水外柔內剛,無形而有信。志士仁人,文人墨客,以“水”為話題,寓義明理,寄托感情,謳歌贊美。由古至今,不計其數。有人說中國人的性格就是“水”的性格,中國的“琴棋書畫”文化就是“水”的文化,還是很有幾分道理的。學校教師的辦公樓以“傳道授業解惑”“育天下之英才”為己任,形與神均和水有緣,怎么少得了一個“坎”字呢?

  三、《周易》、《道德經》、《論語》這三部書被譽為中華文化的源頭,而居三書之首的《周易》又是唯一一部被儒道兩家共同尊奉的典籍。當《周易》傳到歐洲后,德國哲學大師黑格爾稱贊它“代表中國人的智慧”,丹麥量子力學創始人、諾貝爾獎獲得者波爾則以易學中的“太極圖”為其族徽。

  《周易》是一部講變化的書。《周易》提出“陰陽變易”說,探討事物變化的發展規律,包括認識其規律并控制事物變化的過程。《周易》的發展觀、思維的辯證方式和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現日益為現代有頭腦者所普遍關注。若以此為視點,再來看“習坎樓”之命名,我們的思想就會明白多了。

  既然“習坎”二字見于《周易》坎卦卦辭,那么,“坎卦”及卦辭(包括爻辭、彖傳和象傳)究竟是表達什么意思,闡明什么哲理呢?

  《周易》六十四卦,可概稱為“人生行為指南”。如“乾”卦,可謂“論剛強者的進取哲學”;“坤”卦,可謂“論柔順者的輔佐哲學”;“泰”卦,“論陰陽交泰之規律”;而“坎”卦,則是“論排難脫險之原則”。

  說到“坎卦”,它的卦象為坎上加坎。坎卦的含義是什么呢?卦辭釋其卦意說:“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習坎,在這里是辯證的,既是重重險陷,又指水不分晝夜,一再到來,滾滾而流。這兩點象征了坎卦卦意。

  有孚,即有信,水向下向東流,不論什么阻礙,堅定如一,心懷誠信。

  維心亨,亨即通達無礙。身處艱險,心中豁然貫通,德性剛毅而中庸。

  行有尚,即行為值得崇尚,前行必然成功。

  整個卦辭意,則是遇到重重險難,只要調整好內在心境和精神狀態,心懷誠信,堅定不移,定能排難出險,如水流千難萬險,終歸大海。當然《周易》關于坎卦哲理闡釋還有很多,能明確這一主要點暫時也夠了。

  再回到學校教學樓。不僅樓地符合坎卦卦象,人之求學路何嘗不是“習坎”呢,師之求道育人路又何嘗不是“習坎”呢?推而廣之,人生旅途上不是隨時隨地會有險阻嗎?“習坎”告訴我們,盡管身在險中,內心卻要有一往無前、亨通無礙的氣概。這樣,就能履險為夷,臨危不亂,從容不迫,排難出險。古詞云:“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古詩云:“夔州諸山逼江來,長江不受山約束”,讀來教人何等痛快!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數十年來,“習坎”二字不僅鼓勵我校師生在治學征程中自強不息,斬關奪隘,而且還以其特有的憂患意識,告訴大家我們正處在重重險陷中,警醒大家一定要居安思危。這一些豐富的內涵就鑄成了沙市三中之魂——習坎精神。加之“習坎樓”得名于《周易》和三中幾十年的影響,明明白白告訴世人“習坎”校園有著豐富的文化底蘊。我忽然想起了一位老師贈給另一個青年朋友的絕句中的兩句詩:“君今展翅南飛去,但愿常思習坎樓。”是的,習坎樓是不可不常思的,尤其是在外的習坎人。

  新世紀元年里,母校60年校慶,我謹奉此文,向親愛的母校致敬!

  后來,前棟兄又有了新的理解——

  習坎新解:

  習坎,坎上加坎,水水相連,充滿了辯證法。激勵的,警醒的,都包含在這里面了。

  一是水滾滾而來,不舍晝夜,奔流不停,生生不息。這孕育生命的水形象展示了世間萬物勃勃的生命力。求學路上,新知、解惑和長進的過程如斯;人生道上,成長、歷練與覺悟的過程亦如斯。

  二是總在低濕處,總在險陷中。這種窘困處境告訴我們,必須努力,必須剛毅,必須堅忍,必須中心如一。這樣,我們就可履難踐險,破關出隘,一往無前,走向高處。戰勝眼前,方可贏得未來!

  習坎樓的新思考:

  習坎樓的修建時機或題名時機恐怕被忽略了。當時為1941或1942年,正值抗日戰爭最艱難時期,沙市亦屬于淪陷區,個中屈辱、艱辛、茫然、痛苦,恐非我輩人所能了解。這也是身陷低濕,坎上加坎,險陷重重。汪奠基先生必有所思慮,也一定將此聯系到坎卦之意中去,故命名其樓,以含深意。補上這一點,恐怕功德就圓滿了。

  今天,再讀前棟兄的文章的時候,習坎樓乃至習坎園——我們的沙市三中——也許真的馬上就會在這個地球上消失了啊!我想,今年暑假我一定要回去一趟了,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學校沙市三中,要不然,等我再晚一點回去的時候,也許就再也看不到她了。我要去和習坎園作最后的道別——寫到這里,我的眼淚就要流出來,我才知道,其實,我對沙市三中的情感遠遠超出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所學校……

  (編者:轉載此文向校友致敬!原文出處:胡高清的新浪博客。)
歡迎使用微信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沙市中學公眾號(hbsszx)
微信公眾號
众彩彩票 乐赢彩票 | 1396开奖 | 彩宝宝彩票 | 云购彩票 | 东方彩票 | 105彩票 |